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实验室的情侣奴
实验室的情侣奴
 色城UID:1026232
 2009/12/15 首發表于『之美FemDom新闻组』 ,现转发色中色。 




  罗圣是科技大学的一名研究生,今年25岁。他们实验室只有两个人,除他 之外,还有一位师姐也是他的女朋友。她的名字名字叫徐文姗,高他一届,是那 种凡是见到她的人无不惊叹于她的美丽的女孩。她身材修长,有168cm,皮 肤白稚细嫩,乌黑的披肩长发总是散发出阵阵幽香,尤其是那双迷人的大眼睛, 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能轻而易举地摄住男人的心魄。他曾发现 男生跟她说话的时候表情都惊人的一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脸涨的通红,平 时能说会道的才子们仿佛一下子都成了结巴。
 
  不过罗圣是个例外,因为他是个恋足者。由于教授经常出差,所以很长一段 时间实验室都只有他和文姗两个人,并且他们实验室进门是要换鞋的,所以可想 而知他要闻到文姗的鞋子还是十分容易的。不过他几乎从不这么做。因为不知道 为什么他对文姗的脚却没多大兴趣。可能是文姗平时总喜欢穿一条紧身牛仔裤— —这使她原本就修长的双腿更显修长性感——再配上一双精致的白色小高跟鞋和 一双肉色短丝袜。每次他偷偷的闻文姗换下的高跟鞋和丝袜时,都只有一股淡淡 的味道,久而久之就对文姗的脚没多大兴趣了,心理想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自己因该感到幸福才是,因该珍惜。于是之后他就很少偷闻文姗的鞋袜了,对文 姗也便没有了那种像其他男生那样对她的崇拜之情。
 
  不过即使这样,罗圣依然很尊敬和爱慕他的这位漂亮女朋友师姐。文姗也非 常喜欢罗圣,当时第一次见到罗圣时就被他迷主了。或许因为罗圣是她唯一的师 弟吧,以前她常常给罗圣买很多好吃的,出去逛街看到好东西也总是会帮罗圣也 带一份,有时罗圣懒怕洗衣服,文姗也会笑着责备罗圣两句并帮罗圣洗掉。那时 文姗没交男朋友,有一次罗圣好奇地问:“师姐你那么温柔漂亮,怎么不找个男 朋友呢?”文姗笑着说:“那些人我都不喜欢,我喜欢的男人只有一个,我一直 在等他。”说罢文姗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着罗圣,罗圣发现她的脸颊微微有些 红,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就是从那时开始,罗圣渐渐明白了,罗圣喜欢 自己。虽然她比自己高一届,但论年龄她还小自己几个月,而且罗圣长的高大结 实,站在楚楚动人的她旁边也不会让人觉得不配。而罗圣是个恋足的人,罗圣喜 欢女王一样的野蛮女生,而不是罗圣这种温柔善良的类型。但是这些罗圣都不能 跟文姗说,怕她知道了之后会看不起自己,甚至告诉老师和同学,甚至会离开自 己。同时心理也想自己有个这么好的女朋友,为什么还要想其他事情呢?别人羡 慕还来不及,于是两人慢慢的交往了起来。
 
  那天下午,文珊去逛街了,罗圣一个人在实验室忙碌着。突然电话响了,是 卢清。卢清算起来也是他的师妹,比他小一界。听说她是个神童,以前12岁就 进入该大学读书。现在大概才14岁左右。她两年时间就直蹦大四。两年前他们 在一个晚会上认识,从那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联系过。前两天她打电话来,说希望 能在他们的实验室做毕业论文。罗圣同意了。两年未见,卢清长什么样子罗圣已 记得不太清楚了,只依稀记得是一个穿着雪白运动鞋的可爱俏皮的小女孩,不过 长相算是比较一般的,和文珊简直没的比。不过也算小有姿色。罗圣经常想着或 许美貌和智慧是不能并存的吧。不过想到想到卢清的脚。罗圣心理不禁有些激动。 
  卢清说她到楼下了,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实验室,叫罗圣下去接她。罗圣说了 声“就到了”,便飞奔下了楼。实验室在三楼,罗圣很快便到了楼下,一个可爱 的小女生正在门口东张西望。她留了一头乌黑的直发,几乎要垂到腰际。额前的 头发拉得直直的盖住了额头,显得十分俏皮。个子不高只有160cm左右,可 能还没发育完全吧。腿上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侧面有粉红色耐 克商标的板鞋,看上去像一个芭比娃娃。正当罗圣看得入神时,卢清那双水灵灵 的大眼睛似乎发现了他,朝他跑来。“师兄,你怎么老盯着我的脚看呀,嘻嘻~~” 一阵俏皮的声音和清脆的笑声把罗圣拉回了现实。
 
  “哦,没什么”罗圣脸有些发烫,“我们去实验室吧。”来到实验室门口, 罗圣换了鞋走进去,并示意她换。“啊,你们实验室要换鞋呀”卢清似乎有些为 难。“对呀,怎么了?”罗圣有些奇怪。“那个,还是不要换了吧,我脚很臭的。” 卢清有些脸红。罗圣心中一阵激动,不过还是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没事啦, 女孩子脚能有多臭,我不介意啦。换鞋是实验室的规矩,不换不能进哦。”罗圣 语带威胁。“那……好吧。”卢清脱下鞋,露出一双精致的白色丝袜脚,同时伴 随的还有一阵浓郁的酸臭味,罗圣站在她旁边都闻到了,不由激动得心跳加速, 不过还是难以想象那么可爱的女生脚会那么臭。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一会肯定要 爽了,心里不由的一阵窃喜,目光也投向了她的白色丝袜脚。天呀,那双白丝袜 还能叫白袜吗?袜尖部分已经发黄发黑了,后跟部分也有些黑。“对不起呀师兄, 我说不换的嘛。”卢清的脸似乎更红了。“啊,没有没有,不臭的”罗圣连忙把 视线移开,“好了我们去做试验吧。”坐在实验桌前,罗圣仍不时的盯着卢清的 白色丝袜脚看。“师兄,实验室有厕所吗?我想去厕所。”“啊,当然有,我带 你去。”罗圣连忙站起来,心想终于等到机会了。把卢清送进卫生间,他便飞快 地跑到了门口。
 
  那双可爱的小板鞋还静静的躺在那,罗圣蹲下一看,里面的内衬都已经变成 黑黄色了,与雪白的鞋面形成鲜明的对比,依稀能看到黑黄色中间有个的圆圈里 面用写着41。“天啊,这个妞的脚真大啊。”他暗暗地想,然后迫不及待地捧 起一只鞋深深地吸了一口,顿时一股浓烈的酸臭味直冲脑门,他差点被熏晕过去, 再用手往鞋内一摸,还是热乎乎的,有点湿。罗圣兴奋极了,又把鼻子埋进卢清 的鞋内猛吸起来。
 
  “我的鞋子香么?”一声清脆而又带嘲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是卢清!没想 到她动作这么轻快,自己竟一点觉察都没有!罗圣慌忙站起来,脸上发烫,窘迫 极了。“谁让你站起来的,给我跪下!”声音冷酷而严厉。卢清仿佛没有了方才 的俏皮可爱,脸上满是轻蔑与高傲。罗圣本能的扑通跪了下来,心里却有一种难 以抑制的兴奋,这种兴奋明显战胜了自己作为师兄的尊严。“想不到你那么贱, 之前夏晓(卢清室友)就跟我说有不少男人想经常想闻她的臭袜子,我还不相信, 想不到还真有那么贱的男人。”卢清的话语中充满鄙夷,“把我的鞋子叼进来。” 罗圣连忙叼起了卢清的板鞋,跟在她后面爬进了实验室。一阵阵刺鼻的酸臭不停 地被罗圣吸入肺中,此刻的罗圣已经完全失去了尊严,一心只想照卢清的吩咐去 做,然而心中的快感却越来越强烈,下体也早硬了起来。“我的鞋香吗?”卢清 坐在椅子上,用一只白丝袜脚踩着罗圣的头,戏谑地问。“香。”罗圣嘴里叼着 鞋,只能含糊的答道。
 
  “瞧你那贱样,跟条狗一样。”卢清吃吃的笑着,“既然你觉得香,就多闻 会吧,先把鞋放下。”罗圣刚把鞋放下,卢清就一脚把罗圣的头踩入她的鞋中。 “闻!”她命令到。罗圣的鼻子被卢清完全踩进了她的板鞋中,浓烈的酸臭不断 涌入他的鼻腔,他的脑袋有点晕,而头被卢清踩住又抬不起来,于是他只好屏住 了呼吸。“你这条贱狗居然敢屏气!”卢清似乎有些生气,一脚重重地踩在罗圣 的头上,“让你闻本小姐的鞋子是你的荣幸,给我大口地呼吸,我要听到你的呼 吸声。”卢清似乎已经进入状态,没办法,罗圣只好大口呼吸着卢清鞋子里的酸 臭味,几乎要晕了过去。“这还差不多,”卢清满意地说,“有个奴隶经常说调 教男人能有多爽,那时候我没有理他。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哈哈。”罗圣就这样 闻了半个小时卢清的小板鞋,最后两只鞋里的臭味差不多被他吸尽了,罗圣感觉 整个身体里都充满卢清鞋子的臭味。“味道如何啊?”卢清笑着问,她的丝袜脚 踩在我头上转动着,像是踩着一只足球玩。“帅哥又怎么样,才子又怎么样。还 不是只配被我踩在脚下像狗一样地闻我的鞋子,哈哈。”实验室里充满了卢清的 笑声和罗圣沉重的呼吸声。
 
  这时,一阵熟悉的开门声传来,是文珊回来了!罗圣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头 却被卢清死死的踩住。只听一声惊呼,他知道什么都晚了。卢清似乎对有人突然 造访也有些惊慌,便把脚从罗圣头上拿开了,罗圣慌忙站起来,看到文删一脸惊 讶的站在门口,嘴巴微张,眼中似乎含着泪光,不停的微微摇着头,似乎在对自 己说“这不是真的”。罗圣知道文删什么都看到了,顿时脸上一阵发烧,低下头 不敢再正视文删的目光。倒是卢清仿佛没什么事一样招呼着文删:“是实验室的 师姐吗?过来呀。”文删缓缓走了过来,罗圣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 “啪”的一巴掌,卢清把文珊一下子打到在地上。文删还没反应过来,卢清的一 只白袜脚已经踩在了文删的胸口上。“你要干什么!”罗圣大喊。“你给我闭嘴 贱狗,给我趴下来闻我的鞋子!”卢清厉声命令,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女王角色 中恢复。罗圣却像着了魔一样立刻趴在了地上,再次将鼻子埋入了卢清的鞋子中。 “师姐的胸好大呀。”卢清咯咯地笑着,“像师姐这样长的又漂亮又有身材,怪 不得全校男生都为你疯狂呢。”文珊试图把卢清的脚从自己的胸口上挪开,不过 柔弱的她并没能成功,却被卢清恶狠狠的用脚踩了自己的乳房。
 
  “小妹妹,你是谁啊?为什么要这样,我好像不认识你啊,别顽皮了,你放 开姐姐吧。”文珊的声音有些颤抖。听到了被叫“小妹妹”三个字,卢清很不高 兴。“那是呀,像我们这种普通的女生你怎么会认识呢,不过我认识你呀,全校 能有几个人不认识你这位大校花呀。”卢清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听说从 你进大学校门到现在的六年时间里,有多少男生因为你而抛弃了自己的女朋友吗? 我告诉你吧,是213个!!!包括我曾经深爱的男人!”罗圣猛的一个激灵, 原来卢清来他们实验室并不只是做毕业论文那么简单,她还有别的目的,她想报 复文珊!“可……可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些啊。”文珊似乎明白了卢清这么对她的 原因。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有很多男生追她,不过她全都拒绝了啊。”罗圣 连忙为文姗辩护,毕竟文珊的事自己比谁都清楚,那些男生送的礼物、鲜花、情 书什么的,一向都是自己帮文珊处理的,文珊从来连看都不看的。“你这个贱东 西,谁允许你说话了!”卢清厉声呵斥罗圣,“给我爬过来!”罗圣脑中一阵兴 奋,似乎顿时失去了理智,也忘了文珊还在旁边,只朝着卢清的丝袜脚爬去。 “闻!”卢清指着自己的另一只丝袜脚威严地命令,“用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吸!” 罗圣兴奋地躺在了卢清的脚下,卢清把袜尖部分踩在罗圣的鼻子上,他贪婪地呼 吸着。卢清的袜子比鞋子味道还要浓,罗圣差点给熏晕过去,可是强烈的兴奋已 经刺激到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裆部也早已鼓得像个小山包一样了。
 
  罗圣深深地呼吸着卢清袜子的酸臭味,感觉自己的意识都有点模糊了,只尽 情享受着浑身酥麻的快感。“哈哈,看看你喜欢的男人,他只配做我脚下一只闻 袜子的狗!”卢清用她的丝袜脚撵着罗圣的鼻子。这个女孩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连文珊喜欢我这种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她都打听到了,看来她早有预谋!“怎么 样,你想不想闻闻,很香的哦,哈哈。”卢清笑着把踩在文珊胸口上的棉袜脚向 文珊的鼻子伸去。文珊转过头来看着罗圣,楚楚动人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和哀 伤,罗圣脸上火辣辣的,连忙回避了女友的目光。接着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文 珊竟主动将卢清的白色丝袜脚放在了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上,只轻轻地吸了一下, 文珊便被呛得咳嗽起来。也难怪,像他这样的恋足者都一下子受不了卢清袜子的 酸臭味,更何况牧浛一个柔弱的女生呢。看着女友的大眼睛闪烁着一片朦胧的泪 光,罗圣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哈哈,我们科大的校花大人和她的心上人都在我的脚下闻我的臭袜子,这 是不是该拍照纪念一下呀。”卢清笑着拿出手机,把她左脚踩着罗圣的鼻子,右 脚踩着文珊鼻子的场景拍了下来。“张嘴!”卢清接着命令,然后脱下了两只丝 袜一只塞在了罗圣的嘴里,一只塞在了文珊的嘴里。“愉快地品尝我的袜子。” 罗圣兴奋地嚼着卢清的臭丝袜,就像在品尝一种美味的食物。文珊看了看男友, 也艰难地动了动自己的嘴巴。“哈哈,一对狗男女,让你们再风光,你们不过是 我脚下两只爱吃臭袜子的狗而已,哈哈。”卢清兴奋地笑着,报复成功似乎让她 十分开心,“好,你们两把上衣脱光,然后含着我的袜子接吻。”失去理智的罗 圣兴奋地脱光了上衣,文珊看着我,似乎有些脸红,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脱 去了上衣,雪白坚挺的乳房像两颗大水蜜桃一般弹了出来,展现在罗圣的眼前。 
  第一次,他们上身赤裸相拥;第一次,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文珊的脸颊 又红又烫,眼睛微闭,尽管口中充满了卢清袜子的酸臭味,他们都不愿分开。 “哈哈,还挺享受的嘛。”卢清又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视频,打算拍个调教电影。 然后将脚伸到罗圣和文珊的嘴唇中间,强行将罗圣俩分开。“我想拉屎了,可是 我不想去卫生间。”卢清顽皮地笑了一下,眼睛却盯着文珊。文珊似乎不明白卢 清的意思,卢清也不多说,便用脚从文珊口中将那只湿漉漉的丝袜夹了出来,然 后又塞进了罗圣的嘴里,接着又褪下了自己的牛仔裤和内裤,并示意文珊过来。 文珊似乎明白了卢清的意图,她转头看着我,脸上写满了委屈与恐惧,正在兴奋 之中的罗圣却早已失去了理智,心中只想着要按卢清的意思办,对文珊求助的目 光毫无反应,甚至示意文珊照卢清的吩咐做。正在文珊犹豫之时,卢清似乎已经 失去了耐性,她抓着文珊的头发一把将她的脸拉到自己的胯下。“张嘴。”卢清 命令到,文珊无助地张开了她那张曾让无数男生神魂颠倒的粉嫩双唇,罗圣看到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颗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接好了,都给我吃下去!”卢清对准文珊的嘴,一股恶臭的黄色大便的便 射入了文珊的口中,文珊努力地吞咽着,眼里不断流这泪水。但由于卢清的尿意 有来,于是在文珊的嘴上又撒了一抛尿给文珊“解渴”文珊被呛的不断咳嗽,不 少屎都被吐到了地上。“哈哈,堂堂科大校花在吃我的屎喝我的尿呢。”卢清兴 奋地喊着,拉完后,卢清用文珊的内衣擦了擦屁股,然后又用文珊的头发擦干净 了下体。“把地上的都舔了喝掉!”卢清将文珊的头踩进了地上的臭屎中。等文 珊将地上的残余粪便吃干净,卢清似乎也玩得差不多了。“把你嘴里的袜子好好 洗干净,下次拿给我。”卢清穿好鞋,对我吩咐到,“你要是敢不听我的,我就 把那这鞋东西传到学校论坛上去,哈哈。”卢清在文珊的乳房上擦干净了鞋底, 然后吐了口口水后。就满意地走了。
 
  “对不起……。”此时的罗圣除了这三个字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弥补对女友 的亏欠。文珊微微的垂下了眼帘,小脸颊红扑扑的,让人心动。“对不起,是我 不好,不过,今天那个女生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反抗,反而那么顺从呢?”罗 圣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那是因为,我发现你似乎并不想逆那个女生 的意愿,而我如果反抗的话,你肯定会不开心,所以我就想忍忍过去就算了,我 不想你不开心。”文珊微微的垂下了眼帘,小脸颊红扑扑的,让人心动。想不到 她为了自己,连这样的侮辱也能忍受!罗圣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地为她舔去 乳房上卢清留下的脏兮兮的鞋灰。“对不起,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文珊配合地抱着罗圣的头,罗圣伤心的看着女友,用舌头舔干净 了女友脸上残留的粪便,而文珊也开始配合的接吻了起来,两人或许已经忘记了 粪便的存在了,就在那一晚,他们开始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亲爱的,我们以后该这么办呢?”如果那些照片流传出来的话,咱们以后 怎么见人呢?“文珊忽然怎么问了一句,罗圣沉没了许久……
 
  卢清回到了宿舍,全身脱得只剩胸罩,内裤躺在床上跟夏晓讲述了今天的一 切,她说果然这世界上存在着一些贱人,有男有女,甚至把自己录制下的“电影” 和拍到的照片都给室友看了。夏晓静静的听并不发问卢清得意的说:“难怪你以 前总说,有许多男人喜欢闻我的臭袜子,舔我的脚。哈哈。”夏晓忽然接话说: “你的脚这么高贵就是女人看了也是想吃的何况是男人。”“是啊,要不我怎么 能把一个校花就这么踩在脚下呢!”卢清骄傲的说道,此时的夏晓的目光正不时 的注视着自己的双脚。
 
  夏晓和卢清是同学,夏晓今年22岁。是这个大学里一个寝室的室友,她比 卢清大8岁,又照顾人,所以都叫在卢清眼里夏晓就是个大姐姐,她有什么想法 和秘密都会告诉给夏晓。而夏晓也自然对这个小妹妹非常疼爱,甚至是崇拜。从 当时第一次听说宿舍里要进一个“女神童”以后她就特别留意着卢清。当她第一 次见到卢清时,卢清才13岁。后来卢清被安排到自己的宿舍,很快两人就互相 熟悉了。都感到了对方有一种不可抗的吸引力,却又不知是什么在吸引着自己。 
  夏晓长的很漂亮,平时打扮又很朴素,有很多男生追,但她却对那些男生们 爱理不理。宿舍在夏晓的精心布置之下显得格外的清新富有情趣。卢清不善于做 这些就是自己的东西也是随意乱扔。穿过的鞋子乱七八糟的扔在床下。脏的袜子 象蛇脱一样扔在床上。在加上卢清喜欢穿名牌运动鞋和套上一双肉丝袜,而且几 天都不换洗,通常都是穿一段时间后然后仍掉。所以她只要一脱鞋,整个寝室总 是臭的要命。不过很奇怪,夏晓总是不在乎。反而很恭维的帮卢清收拾袜子和鞋, 并且卢清穿过的衣服、鞋子和袜子甚至内裤都是夏晓帮忙洗的。所以她对夏晓也 很尊重,但今天在实验室里发生的事,让她多多少少知道了夏晓的秘密。
 
  不过夏晓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只是当时见到这个神童小妹妹卢清有一些不 好的地方,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比较懒,换下的衣物经常就这样放在盆里,穿了几 天的丝袜或者棉袜也都塞进运动鞋和旅游鞋,很少见她洗,上衣裙子这些还好, 夏晓从卢清这个妹妹进她宿舍以后就像大姐姐一样疼爱她。什么都帮忙她做。每 次洗衣的时候都一并拿去放在洗衣机里洗了,而且卢清虽然年纪小大但也是大四 的学生,课很少,经常都是在夏晓下午上完课之前换鞋袜,久而久之,夏晓时常 下课之后回到寝室里,都能看见卢清刚换下的运动鞋和肉色丝袜在寝室里胡乱摆 着,很是不雅,夏晓性格柔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帮她收拾好放到床下,每当 蹲下去放的时候,她都能闻见鞋袜上传来的酸臭味道。
 
  慢慢的,卢清换了鞋袜也不收拾了,她知道夏晓会做,夏晓也一直没有说什 么,但是次数多了以后,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夏晓对于卢清的鞋袜产生了奇怪 的感觉,和卢清谈话时眼神总是不受控制的落到她晃动的旅游鞋上,盯着她露在 外面的脚背看,后来她每次一上完课就急不可耐的回到寝室,寻找有没有卢清刚 换下的的鞋袜,她痴迷于上面的气味,每次将肉色丝袜按在自己的口鼻上或是埋 头于卢清的旅游鞋口时,她都会感到羞耻,自责自己的龌龊行为,可是鞋袜上的 那些浓浓脚汗味就像吸食了毒品一样诱惑着她,如果哪一天卢清没有换袜子,她 就爬到卢清的床底闻以前换下没洗的,只要一天不闻她心里就像抓痒一样的难受。 
  “我今晚不知道干什么有点累了,可能是刚才调教那个母狗吧!姐姐你能不 能给我揉揉脚呢?。”卢清缓缓的把脚伸到夏晓的怀里。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夏 晓从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就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脚,和罗圣一个样。
 
  夏晓望着眼前的玉足五脂细长甲上涂着鲜红的寇丹。“是!”天生的奴性使 得夏晓下意识的不敢反抗卢清高压的姿态,乖乖的走到床边跪下。
 
  “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的的脚?要老实的回答我”卢清问道。因为她看见 夏晓的表情次时是如此的委琐和下贱。果然夏晓羞愧的点着头。
 
  “以前的你也够可怜的,妹妹的脚每天都出现在你面前,你却不能动,只能 偷偷摸摸的弄我的鞋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愿意像罗圣和徐文姗一样做妹妹的 狗吗?”
 
  夏晓的心跳突然间加快了很多,胸口闷得发慌好像要立刻爆炸开来一样,嗓 子眼里面也是火烧火燎的,好像不小心吞下了一块烧红的木炭,忙不迭的点着头。 
  “那今天就满足你吧,把我这双脚给我舔干净。”夏晓跪了下去伸头用嘴帮 卢清脱下拖鞋含住了卢清的玉脚细心的舔了起来从脚脂到脚心再到脚面将上面的 汗和泥都用舌头舔净吃了。卢清的脚虽然刚才已经被人舔过了,但毕竟是有脚气 的人。所以还有比较臭并加杂着汗的酸味不过这些对夏晓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 
  舔了半个小时后,卢清命令夏晓把内裤脱去,然后老实地跪在自己的面前。 再让卢清把手绑了,只见卢清把一只脚往夏晓双腿间插去,接着蠕动起来,夏晓 又开始呻吟了,身体也跟着颤动着。卢清这时候把另一只脚踩到夏晓的小肚子上 :这样好受吗?。只见夏晓疯狂的呻吟着,配合着下边的摇动。
 
  一会了卢清突然把脚从夏晓私部移开,坏坏地笑道:我脚趾扭累了。
 
  夏晓:不要啊不能停,我受不了了,吃了药的。说着想挣脱手上的绳子。 
  卢清:死结拉你挣不开的,真奇怪你们这些人怎么会喜欢被我的臭脚蹂躏的 感觉,不过正好我就喜欢折磨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的喜欢你这个变态, 他们要知道这时候你正被我踩在脚下的贱样,还会怎么想啊哈哈。
 
  夏晓几乎喊起来:你怎么说都行,求你继续吧。
 
  卢清:嘿嘿,奴性真强啊,你个贱胚子,永远只配被我用脚奴。说着直起身, 一只脚踩着夏晓的小肚子,另一只脚塞进了她的嘴里:哈哈,肚子都让我踩瘪了, 你还受得了?  夏晓几乎窒息地哼哼着。
 
  卢清:哈哈,真乖,痒的不行了吧,我帮你挠。说完脚又往夏晓私部插去, 哈哈哈哈。卢清笑着,脚疯狂地扭动起来。夏晓就一直被她这样玩弄着,但好象 又非常享用,她是自愿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夏晓好像满足了,准备起身穿衣服收拾残局。
 
  站住。卢清大叫一声,谁叫你起来的,继续跪下,我还没玩够呢。
 
  夏晓楞住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前面的的点头承认会带给她一生的耻辱。 
  叫你跪下听到没有。卢清一脚用力踢中夏晓的档部,夏晓腿一软,扑通一下 跪了下来。
 
  你不是喜欢我的脚吗?让你好好爽。卢清高傲的站起来,她把那一个星期没 洗的肉色的丝袜脚在穿到的脚上,放到跪在自己面前的夏晓的鼻子上,由于夏晓 过了刚才的高潮,现在觉得卢清的丝袜脚格外的臭,于是往后撤了撤。
 
  卢清一脚踢在夏晓脸上,将夏晓踹倒在地。一脚踩在夏晓的脸上,反复蹂躏 着。夏晓就这样没穿衣裤的躺在地上。
 
  怎么,你不是喜欢我的臭脚吗?怎么闲臭了啊,今天本小姐心情好,让你爽 个够。说完便一脚用力踩 在夏晓肚子上,踩的夏晓喘不过气来。夏晓用两只手 试图将卢清的脚拿开,但是夏晓属于娇小的女生,根本没力气挪动卢清那结实而 有力的脚。
 
  夏晓痛苦的哀求道:求求你了,把脚放开行吗?
 
  卢清看着夏晓在自己脚下痛苦的样子,得意的笑着:哈哈,在我的脚下舒服 吗?你不是喜欢被我踩在脚下吗?我要用你的身体给我高贵的脚做按摩。
 
  过了十分钟,夏晓已经没力气了,卢清这时把脚放开,然后把脚用力踩向夏 晓的私处,痛的夏晓哇哇大叫,卢清使劲的将丝袜脚插进夏晓的私处,疯狂的动 着自己的臭丝袜脚,痛的夏晓死去活来,卢清疯狂的笑着。夏晓眼泪不停的掉, 哀求着这位残忍的女生:求求你,我快不行了,别这样了好吗?我以后都会伺候 你的。
 
  卢清看到夏晓快不行了便拿出脚来,坐在床上,然而夏晓却没有想到,恶梦 还没结束。
 
  跪下,给我磕十个头。夏晓没办法,磕了十个头。
 
  爬过来给我的脚按摩。卢清命令道。
 
  夏晓象狗一样爬过去,刚想用手摸,却被卢清一脚踢翻了。你配用手来吗? 用你的奶子,就这样躺到我脚下来。夏晓摸着自己洁白的乳房,没有服从的意思。 
  卢清怒了:你敢违抗我,闲自己没被折磨够是吧。说完便一脚踩在夏晓脸上, 用脚将夏晓托过来,另外一只脚不小心踩到了夏晓的乳房上。
 
  卢清笑了一下说:没想到你的奶子踩着还蛮舒服的,好,我就让你再过过脚 瘾。于是将两只丝袜脚用力踩在夏晓的奶子上,用力的来回蹂躏。现在你作为女 人的资本都在我的脚下被蹂躏过,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怎么做人,哈哈哈哈…… 卢清的笑声在寝室里回荡。
 
  夏晓在卢清的脚下已经没了尊严,知道自己无法反抗卢清的脚,只能屈辱地 求卢清:不要啊,不要。
 
  闭嘴,现在还敢反抗,给你脸不要脸。卢清呵斥着,一面将自己的运动鞋口 在夏晓的脸上,夏晓被臭的头脑一片空白。夏晓想到自己的私处刚刚被卢清的脚 强暴过,脸又被卢清的鞋罩着,自己的奶子又正在被卢清的脚蹂躏,夏晓伤心地 在心里留下了眼泪,房间里只留下卢清的笑声和夏晓透着鞋子含糊的哀求声。 
  卢清玩累了,但是很满足,看到和自己一样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平常两人一 起在校园里走着,大家都指指点点,卢清和她比真是有过之而不及之处,没想到 今天却在自己的脚下被蹂躏,卢清又笑了。而夏晓却一脸委曲在边上抽搐着。卢 清想了想:以后终于有人可以发泄了。于是对夏晓说:你以后就是我的脚奴了, 跟罗圣文珊一样。在寝室你都要时刻不离我的脚或是袜子或是鞋知道吗?而且你 也不要叫我什么清妹妹了,就叫我主人!不然我就在外面当众羞辱你,信吗?  夏晓含着眼泪没办法的点点头。
 
  卢清要夏晓用嘴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夏晓又一次快晕倒。卢清然后去洗了 个澡,出来的时候她又想到一个招术,她要夏晓帮忙把两个床的床尾接起来,排 成一字型,晚上睡觉的时候夏晓睡在卢清的脚后面,然后在卢清在自己的脚那头 也就是夏晓头那边搭了个架子,将自己上个星期不记得扔掉的肉丝袜和自己的今 天的肉丝袜挂在上面。
 
  夏晓以为卢清玩过她之后会算了,晚上就可以舒服舒服了,没想到睡觉的时 候还要受卢清脚臭的侮辱,想到卢清这个恶毒的女生,夏晓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 来,后悔自己下午不该说出自己对卢清的脚的爱慕。卢清看出夏晓的心思,恶毒 地对夏晓说:你以为你下午不对我表白我就会放过你吗?我早就想蹂躏你了,我 早就想你跪在我脚下被我玩弄了,就算你今天不说,总有一天我会羞辱你,哈哈。 
  夏晓的心猛的震了一下:难道我真的要死在卢清的脚下吗?难道一辈子都要 做卢清的脚奴吗?卢清真的是我天生的主人吗?
 
  晚上睡觉前,卢清要夏晓含住自己一双丝袜睡觉,还要用脸帮卢清的脚底按 摩,夏晓没办法的照做。夏晓的第一天被残忍的羞辱后过去了。
 
  第二天一起来,卢清要夏晓将口中的袜子取出,继续挂在架子上,而卢清却 穿着另外一双没洗过的肉丝袜,穿上一直没换的运动鞋上课去了。还命令放学后 夏晓必须先回到寝室准备伺候她。夏晓看出卢清以后没有换袜子的举动,心想以 后要被一天比一天臭的丝袜脚蹂躏,心中又是一阵疼痛。
 
  夏晓是恋足的,因此每次卢清蹂躏她的时候,前半个小时夏晓都非常满足。 但是卢清看出夏晓的心思,每次都把虐夏晓时间增长,而且每次用的都是比上次 更有杀伤力的丝袜脚,让夏晓更痛不欲生,卢清也感到很满足。经过一夜的调教, 夏晓的努性已彻底的被激发出来了,现在的她以完全是个母狗,不但舔卢清的脚, 还吃了卢清的屎和尿。她知道我从此可能就不能是人,可能就是今天,当也可能 是一辈子,只要主人喜欢,她就可以,她已经是主人的,只希望主人再给自己些 屎吃,再给自己些尿喝,因为夏晓现在只需要这些…………
 
  已经很晚的时间了,此时的校园已经是静悄悄的。校园岸边的垂柳在微风中, 轻轻摇摆,温柔抚摩着水面。小鱼儿,耐不住寂寞,偷偷浮出水面,吐几个泡泡 儿,又潜了下去。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在空中回荡着,甚是动听!只见暗 边一对情侣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女孩微微侧过头,清 澈透明的大眼睛望向湖水。男的微微一笑,轻轻在女孩额头上吻了一下,心中满 是甜蜜。这个人就是罗圣和徐文珊,因为他们今晚已决定“通宵”。而在他们两 如此亲热,当然也就注意不到,在远处一个男人远望着他们,满脸忧愁,这个人 就是学生会主席,与卢清同学的何峰。何峰虽然比文珊小一岁,但却暗恋文珊已 许多年,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而这个何峰也正是卢清所喜欢的那个男人,所 以卢清征服文珊那一刻已计划着开始报复何峰这个“负心汉”。何峰年纪比卢清 整整大了10岁,卢清怎么会喜欢他呢?原因还得从7年前说起。
 
  故事发生在七年前。那年,何峰十七岁,卢清七岁。
 
  初春的一天早晨,何峰正要去上学,那时候的何峰是高一年的学生。他刚走 到街口拐角,就看见昨天刚进学校的那个“女神童”,话说她才七岁就上了初一 年。两个人撞到了一起,都摔到在地。卢清的脚刚巧磕在地面突起的石块,血渗 了出来。何峰错愕的看着哭泣的小妹妹,被这突发的状况弄呆了。
 
  只见卢清呆呆的看着何峰和自己流血的脚。忘记了哭泣。紧跟着,她又大哭 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声喊叫着:“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何峰揉了揉发疼 的耳膜,没想到虽然是女神童,智商高与常人,不过心理还是个小孩子。看着面 前哭泣的女孩,只好想尽办法哄女孩开心,他随手就变了多玫瑰出来,本以为魔 术都逗她开心。没想到小女孩却对他视若罔闻,甚至一眼就看穿了他魔术是怎么 变的。何峰懊恼的抓抓头皮,无奈的坐在一旁,看着小女孩哭泣。
 
  半晌,何峰拿出自己的手绢,按在卢清受伤流血的脚上。卢清突然停止哭泣, 抬起泪水涟涟的脸庞,问道:“你是他们一伙的吗?”何峰无奈的接受卢清没来 由的质问,傻傻的答道:“什么一伙啊?”后来经过了解原来是卢清愚弄一个高 中二年级的学生,甚至叫那个高中生和她的女友给自己舔鞋……当高中生知道自 己被耍了以后,还舔了这个小丫头的鞋子后,觉的很丢脸于是就找人来打她。卢 清的脚是刚才被追的太紧,不小心跌倒了才这样,不过幸好没被他们抓住。 
  何峰听完后很是吃惊。但心想人家还是个小女孩于是拍拍自己小小的胸脯: “那我帮你好了,以后我都保护你好吗?只要你别再哭了。”卢清天真的看着男 孩:“真的,你以后都会保护我?”
 
  “恩,以后我都会保护你不被别人欺负的。”何峰信誓旦旦的保证。
 
  “今天谢谢你了,我只有这个,送给你做纪念,希望你不要介意!”只见卢 清拖下了自己脚上的丝袜。
 
  何峰接过卢清手中的丝袜苦笑着说,:“怎么会呢?其实根本不用送我东西” 何峰忽然觉的这个女孩挺可爱的。“那,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卢清问。“当 然拉!我不是说要保护你吗?”何峰说到。
 
  卢清遍布泪痕的脸露出甜笑:“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我们来拉勾勾好不好?” 卢清伸出小小的手指:“如果你说话不算,那罚你以后都要被我欺负。”没有多 想,何峰也伸出指头:“一定,我会说话算话的。”两根小小的手指勾到一起, 勾出了一生牵扯的缘。
 
  说完后卢清笑着跑开,长长的发在风中轻扬。跑了很远,卢清回头,明媚的 眼,红润的唇在阳光下闪耀。何峰呆呆的拿着手中的丝袜,看着女孩远远跑开的 背影,那一刻,女孩的的身影深深的刻在脑中。那以后,他们成了好朋友。